长安马自达

书评:《世界佛教通史》的几大特色

发布时间:2016-10-17 15:49:06   来源:新华网  

  魏道儒研究员主编的《世界佛教通史》(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2015年12月版)以十四卷、800多万字的规模,对佛教自古印度创始到20世纪在全世界传播而形成的长时段传播历史,以协同创新的科研模式,在辩证唯物主义、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指导下,从科际整合的方法论角度,以历史学和哲学方法为主导方法,整合宗教学(包括社会学、宗教人类学、宗教心理学、比较学宗教、宗教伦理学)、文献学、考古学、文化传播学等方法,对佛教的思潮、派系、典籍、人物、事件、制度、典故、圣地、建筑、文学、艺术、礼俗等等,作出了贯通性的、全方位、多角度的研究,在这佛教研究的世界性学术范围内,都是一个必须关注的重大的学术成果。就笔者的了解,这样全面和大部头的世界佛教的通史研究,在国际上这恐怕也是第一部,在汉语学术圈来说,更是由中国大陆学者通力完成的一个创新性的、有很高学术价值的作品。就类似的成果而言,对于人类历史的整体性描述,中国学术界有过像《世界通史》(崔连仲,人民出版社)这样的作品,但是,对专门史作“世界通史”性的研究,除了《世界佛教通史》,其他专门史的世界通史,好像较少见到。像这类作品也是时代的产物,中国大陆从诸方面来说,现在有条件、有实力完成类似的大型学术工作。此著体现了诸多特色,笔者概括为如下诸点:多元竖通、无漏横遍、疏密如实、资华兼外、新编再纂、开拓补白。这些特点的概括虽然并不都是学术性的术语,但确实能反映其特色。

  多元竖通

  汉传佛教在描述圆觉的特点时,用了兩个概念,一是竖通,二是横遍。竖通三世,横遍十方。借用这兩个概念来看《世界佛教通史》,其第一个特色就是“竖通”。这就是贯通性,从古至今的历史性贯通。这虽然看起来是通史类作品的通例,但作为佛教史来说,这是多元性的贯通。

  这种“通”,从源头而至20世纪。如果用大树来形容的话,作为树干,自然是根植于印度社会与文化的印度佛教,由此而形成的竖通,是“印度佛教通史”,这一部分,作者用兩卷(第一、第二卷)的篇幅,描述了其兴衰和复兴史。这根主干生长下去的一支,曾经粗壮,但后来细弱了,甚至有了枯枝,直到18世纪末、19世纪初,才接出新枝,但已不是世界佛教的主流了。

  这印度佛教的树干上又长出兩根大树枝,就是南传和北传佛教,南传之竖通,构成“斯里兰卡与东南亚佛教”的通史(第十三卷),作为主要的佛教国家,其竖通的佛教史,被分析为斯里兰卡、缅甸、泰国、柬埔寨、老挝五国,以及其他海岛国家。南传佛教之传入中国的部分,则被编入了第八卷《中国南传佛教》,这可以称之为“南传佛教通史”。

  而北传的部分,实际上有兩根大树枝,一根是汉传,另一根是藏传,这兩者,绝大部分的内容,其实都是中国佛教史的竖通,第三至六卷,是中国汉传佛教的通史,第七卷(上下)是中国藏佛教的通史。在汉传佛教这根树枝上,又生长出东亚佛教和越南佛教,于是有第九卷的日本佛教的竖通、第十卷韩国佛教的竖通和第十一卷越南佛教的竖通。

  在这些树枝的基础上,又发展出不同根源的亚洲之外的佛教史的竖通,包括欧州佛教通史、美国佛教通史,以及其他地区的佛教通史。这些通史,都是竖通,但起点不同,粗细不同,枝叶繁茂程度不同,体现了多元性。正是这种多元性,才构成了一棵树干粗壮、树枝丰富的“树”,世界佛教发展之树。

  无漏横遍

  “世界”佛教的通史,多元竖通是描写其“世”的时间性特色,而空间性的“界”,则体现出普遍性的特色,只要是有佛教发展的区域,此书都涉及到了,没有遗漏,这可以称之为“无漏横遍”,这一特色实际上也和多元横遍的“多元性”相联系,没有这种多元,也就体现不出横遍,而要做到“无漏”的横遍,真是很不容易做到的。作为专业人员来说,人们也许更多地了解本国或少量其他主要佛教国家的佛教史,但这套书,却可以给读者提供全部的佛教在各国发展的图景,因此,这套书,实际上就可以理解为有如下的通史构成的:印度佛教通史、中国佛教通史、斯里兰卡佛教通史、缅甸佛教通史、泰国佛教通史、柬埔寨佛教通史、老挝佛教通史、韩国佛教通史、日本佛教通史、越南佛教通史、欧洲佛教通史、美国佛教通史、南美佛教通史、非洲佛教通史,等等。当然,每一部分的通史,内容厚薄不同。这种横遍性,一种写法是,分别由各国学者撰写各国的佛教通史,但这种学术的组织工作有难度,还涉及到成果汉译的工作,另一种则是此书的方式,主要由中国学者撰写,即使是外国作者(越南),也是用汉语撰写,这就构成汉语的世界佛教通史写作。要重申的是,做到这种程度的横遍性,以这一类型的学术共同体的研究模式来说,是非常不容易的,这可以说是开创性的,也是填补空白的。

  

责任编辑:徐倩

延伸阅读
    网友评论(共0条评论,查看精彩评论,请点这里)
    用户名:     密码:    匿名发表